帕帅亲笔对球迷们告白:即便我觉得我尽力了,但却被看成从没全力


85人参与 |分类: S好生活|时间: 2020-07-08

曼菲斯,我即将在这个赛季回到球场了,所以我想花点时间来倾吐一下我内心的想法。自两年前来到这里起,我经历了一个不太稳定的开端,对此我责无旁贷。

帕帅亲笔对球迷们告白:即便我觉得我尽力了,但却被看成从没全力

这两年感觉像是一段漫长的时间——我确信这不仅是对于我,而且对于你们大家来说也是如此。我们几乎没有取得过与我们应该和能够赢得的胜场相同数量的胜利。我要面对伤病,Marc Gasol和Mike Conley也有伤病。但现在有,一样东西是和两年前一样确定无疑的:我想要待在曼菲斯。两年前的七月份,我和灰熊队进行了会面,而当我离开会议时,我就已经做好了自己的最终决定。我选择了曼菲斯,因为这里是一个适合我的地方。我喜欢这里的人民和文化,也喜欢这座城市视球队如己出的感觉。另外,我自火箭时期起和J.B. Bickerstaff教练有着非常好的关係,而JB教练当时也到了曼菲斯。作为一个在佛罗里达出生长大的孩子,曼菲斯的很多事物都会让我有熟悉的感觉,这里就像是我长期以来的家一样。

然后我就受伤了。我猜我是觉得自己明白自己要做什幺了——但我错了,而且错得不着边际。这个过程比我所準备的要更漫长和艰难。我经历了里里外外的很多挫折,而且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和了解……现在再回首当初,我并没能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快地把一切都学会。我当时没有经验,从而不知道怎幺回应那些冲我而来的批评。

我仍然觉得,曼菲斯是一个对我100%正确的选择。儘管如此,我也知道你们诸位几乎根本没见身穿灰熊球衣的我有在场上出现过。这真的很X。这个赛季,我就要回来了。我感到自己身体健康、充满力量。我想要向前看,但我要尽快花点时间来回顾过往,因为你们值得我这幺做。

帕帅亲笔对球迷们告白:即便我觉得我尽力了,但却被看成从没全力

在进入NBA之前,甚至早在进入大学和打AAU联赛之前,我就是一个狂热的篮球迷了。我们一家住在位于奥兰多外郊的温特帕克市,奥兰多魔术就是我当时的主队。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所有人,我感觉他们非常受人轻视,甚至不被人们所尊重。球队在90年代有过几年的好时光,那些年华是伟大的。Penny Hardaway和Shaquille O’Neal的年代是魔术球迷所能回味的一切,而且即便我那时还非常小,那些球员们的所作所为也让我对魔术队着上了迷。

但有些奇怪的是……这幺多年过去后,我记忆最深刻的却是一件有些消极的事情:

当Shaq远走洛杉矶后,我们的球队沉沦了几年的时间。我还记得「一切看起来都要扭转过来」的那一天——当时11岁的我在那天看到了球队签下Grant Hill的新闻。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是Hill的狂热粉丝了,我在卧室里还贴了他的海报——那些活塞球衣上字母的形状可是挺潮的——那真的是酷毙了。Grant在内线和外线都驰骋自如,他既能命中跳投,又能用运球击破你的防守并完成灌篮。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这简直是最重大的消息了。我最喜欢的球员即将加盟我的主队——这样的好事多少次才能遇上一回啊!Hill的魔术球衣一开卖,我就去把它弄到手了。

然后,一切都没按照事先的预料进行发展。Hill一次又一次地受着伤,在七个赛季的时间里一共只为魔术打了大约200场比赛。等到他2007年离队的时候,我还曾为魔术的失败而指责过Hill。这是我的个人感受,就像是他之前所走过的路是为了让我失望一样。

对此,我在今年夏天又做了很多的思考。有趣的是,我发现自己也处在了类似的情况之中,但这回我才是球员。我不是Grant Hill,但和他类似的是,我也是刚到一支新球队就立马受伤了。两年已经过去,现在的我已经比到曼菲斯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那个受伤之前的我了。但在待在这里的这许多时日间,我想我失去了同那种身为篮球迷的感觉之间的联繫。当我在过去几年里经历那些针对我的批评时,我希望我能想到比自己11岁时对主队的想法更多的东西。

帕帅亲笔对球迷们告白:即便我觉得我尽力了,但却被看成从没全力

我不是唯一一个受伤并错过许多比赛的NBA球员——我早在受伤前就知道这点。但我已经学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我非常确信很多受伤的球员不会去回覆他们的推特粉丝——表现出辩护、针锋相对或是其他任何的样子。我不止一次这幺做过,但这种行为是愚蠢的。

我也非常确信,其他很多受过伤的球员是不会在记者询问他们的恢复过程时被激怒的,而我又有几次成了例外。挺蠢的。我让某些诸如此类的小事侵入了我的皮肤,进入了我的意识。我当时因为不能上场打球而感到沮丧,这是出于竞争精神,但我还是得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这花了一些时间,但我现在已经能看到自己似乎没有在曼菲斯被赋予过什幺,就像我从没全力以赴一样——即便我觉得我尽力了。

我也是一个篮球迷,所以我知道作为球迷是一种什幺样的状况,会感觉自己为球队付出了很多……而球员们却不能拿出与之匹配的表现。我现在希望我当初能早明白自己需要多加适应,变得更加开朗,虽然我还受着伤——因为没人能看到我在篮球场上的贡献。恰恰相反,当球迷们看到我在度假或是被偷拍到去吃晚餐,又或是在IG或是其他什幺地方挂出某些图片的时候,可能看上去就会像是我没有真心地挂念球队。当我如今回看到这些,再想起那些年前自己身为魔术球迷的切身感受时,我想我是能明白你们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想法。

帕帅亲笔对球迷们告白:即便我觉得我尽力了,但却被看成从没全力

所以说,伤病确实是挺倒楣的。我受到了伤害,而且不能参加自己所热爱的运动项目。而如果连着受伤好多年……你就很容易跌入黑暗的谷底,变得更加痛苦,并认为自己再也不能回到受伤前的样子了。复健的历程是一场磨砺——虽然光说起来并不是什幺大事。但我如何对伤病做出应对措施就和「倒霉」没有任何关係了。这是我要负责的部分。

作为球员的我也的确改变了。我已经将自己的日常安排改动了很多——从营养到训练,再到每一天的各种小事。今年夏天,我比从前的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地工作。在过去的几个月内,典型的一天总是早早地开启,而且没有篮球方面的内容。我一开始要先进行身体方面的训练——包括力量和平衡感的练习。然后就是举重:深蹲、硬拉、挺举、翻举,诸如此类。举重不算是什幺新东西,但这次我要学着重新规划自己在举重和调节时的每一个小细节。我必须让自己不只专注于塑造肌肉来防止受伤,而且要注意以最高效的方式来做好每个细节。这就像是把你的跳投动作放在显微镜下逐一拆解一样。举完重之后,我还要做瑜伽,再然后才能拿起篮球来做一些技巧方面的训练。

现在的我距离那些我不能打5V5对抗的日子已经有很久了。我想我已经习惯于在休赛期打磨自己的技战术并参加一些对抗赛,但之前的两个夏天改变了这一切——我不能再专注于比赛,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四个钟头的康复训练。这个夏天,我已经有100%的能力与Blake Griffin、Paul George、Courtney Lee、Marcus Smart和其他球员们进行对抗,并练习自己的个人技术了。和他们一同比赛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我已经有日子没和其他职业球员一起打过五对五的比赛了,而看到自己能回到受伤前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级别也是极好的。这就像回到了旧日的时光。

我知道,你们想从我这里听到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我对于自己场上表现的承诺——我知道我要在球场上把这些展示出来。我猜我现在真正想说的话是……「我回到这里了」。我又回到曼菲斯了。我仍然爱着这里,也曾在这里遭遇困难,而后者则让我比从前更想证明自己。我来这里是为了工作,也的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不会为公开自己与伤病的斗争而感到自豪。往好的一面想,我已感到自己在身体和心理上都已经比两年前更加强大,所以我计画在当下完成和两年前一样的任务——作为一名新人,我初来乍到,需要证明很多东西。

帕帅亲笔对球迷们告白:即便我觉得我尽力了,但却被看成从没全力